原标题:官员开玩笑的尺度

卓别林曾经说过:“幽默是智慧的最高表现,具有幽默感的人最富有个人魅力,他不仅能与别人愉快相处,更拥有个快乐的人生。” 

对于领导干部来说,幽默感同样重要。历史上一些有影响的领导人都非常具有幽默感,如林肯、丘吉尔、周恩来、里根等。1929年毛泽东在为红四军干部制定的《教授法》第六条中就明确规定:“说话要有趣味。”

幽默是工作中的润滑剂

领导与下属之间,玩笑有时能起到润滑剂与连心桥的作用。那些善于开玩笑的领导,比起刻板的领导,往往更能获得下属的亲近和尊重。

凡是与毛泽东交谈过的人,都为其幽默风趣的语言所折服。毛泽东经常与同事开玩笑,往往包含着对对方的鼓励和期许。一些经典桥段多年后还被人津津乐道。

长征途中,英勇顽强的许士友当上了红军军长,夹金山会师后的一次会议期间,毛泽东兴致勃勃对许士友开玩笑地说:“你现在是军长,不是战士了。我们共产党人的口号是: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!你应该放眼世界嘛!世界之友不是更好吗?”许世友得名,也使其受用终身。

政治人物的一句玩笑话,有时还能传递出耐人寻味的深意。1982年,邓小平第一次访美,美国国务卿说:“中美建交,美国有很多人不支持,不理解,持反对态度;请问阁下,在中国内部有没有反对中美建交的?”邓小平随口回答:“有,台湾省就反对。”

能够让人会心一笑的幽默,更有赖于日常知识积累。2014年7月,习近平在拉美访问期间会见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市长马克里,马克里为习近平准备了一把城市钥匙、一件博卡青年队10号队服。因为此前阿根廷国会已向习近平赠送了阿根廷国家队10号队服,习主席幽默地问道:“转会费多少?”大家都笑了。

善开玩笑,但别让外界过度联想

幽默是一种魅力,还能推进工作、改进作风。

一次会议开始前,体育总局排管中心官员王建平还和男排主教练谢国臣开起玩笑,让他“猜猜我是谁”。

一名县领导曾向笔者提到一件事。他到该县不久,遇到一名镇党委书记,两人都是烟民,这名镇党委书记掏出烟,递了过来。县领导拿着烟,瞅了瞅,随口调侃道:“你从镇长升了书记,抽的烟也提档升级了,七八十块啊。”

后来,县领导多次见过这名镇党委书记,对方依旧会主动递上烟,不过都是20块钱左右的香烟。再往后,纪委书记发现县里干部与自己见面时,抽的全是20块钱左右的香烟。

这名县领导说,当初说人家的烟提档升级,只是一句玩笑话,可人家不光记在心里,还流传出去,做了安排。不过,这也算是身体力行转作风、戒奢靡了。

不过,有一名西部地区地级市的领导,说了一句玩笑话,差点断送了人家的前程。

这名领导履新不久,外出调研。车上众人说说笑笑,气氛很融洽。一名局长说道,车上某记者是语言模仿大师,不妨请他再模仿一下,博大家一笑。这名记者多年来一直在采访报道市委主要领导的活动,久而久之,倒也能将前几任市委书记的语调模仿得像模像样。

记者见车上气氛不错,便模仿开来。此前三任市委书记的口头禅或是具有特点的腔调,都被他模仿了一道。车上的人大笑开来,连新来的领导也咧开了嘴。

笑过之后,领导又说:“你本事不错,恐怕我离开之后,你又该模仿我了吧。”此言一出,车上笑声渐停。

隔了一段时间,领导发觉外出调研时不见这名记者了。一问,才知道报社重新安排了记者来跟市委领导。隔了大半年,领导才在一个偶然场合得知,之前的记者被调职,就因为那场令人捧腹的模仿秀。

原来事后,市委办负责人专门与报社领导进行沟通,报社重新选派了记者,之前那名记者原本要提中干的事也被搁置下来。

这名领导把市委办负责人找来训了一通,说当天只是随口一说,顶多算个冷笑话。“你们不要瞎琢磨。”

一名退休官员介绍,官场中喜欢琢磨领导意思的人不少,有时领导的一句玩笑话,有人却要揣摩好一阵子。当真是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他的一名老同事,开会前碰到县委书记,对方一句“你这身行头很精神,最近是不是有好事?”的玩笑话,让其激动不已,最终却啥事儿没有。

不少时候是下属想太多。不过,这名退休官员也说,在某些特定时间点或议题上,领导的一些玩笑确实容易让下属过度联想,因此也要把握分寸。

有些玩笑不仅开不得,而且要抵制

玩笑也有雅俗之分,对于领导而言,说一些低俗的玩笑,那就不是幽默感,而是缺乏起码的素质。

一名官场人士表示,一个地方尤其是官场内的低俗笑话泛滥程度,甚至可以从某种程度折射出政治生态。自己所在单位,以往的一把手对荤段子不仅容忍,甚至某种程度是喜闻乐见,因此一些人专门去搜罗段子以取悦领导。新来的一把手对各种低俗笑话深恶痛绝,单位内的那些段子大王立刻销声匿迹。

此前《人民的名义》热播时,曾有文章分析说,官场内讲荤段子的天花板在厅级。比如剧中的副市长丁义珍就曾当众飚荤段子。更高级的领导,如省委副书记高育良,志在副省长的祁同伟,花花肠子不少,低俗玩笑却是不会开的。

这篇文章的观点,倒也反映出一些实际状况。一个人身居高位后,好歹还得顾及形象。比如落马的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,身上江湖习气颇重,甚至还将这种习气自夸为豪爽耿直。他做区长时,自己就是一个荤段子大王,当上市委书记以及后来跻身副省级后,说段子的时候少了,但对于下属们讲的各种段子,却是笑得合不拢嘴。

据当地人士介绍,陈安众外出调研时,曾让中巴车上的局长们每人讲一个笑话,尺度不论,只要能逗笑大家都行。有人说出低俗段子时,陈安众还赞不绝口。不过当下属请陈安众也讲一个时,他却拒绝了。后来人们知道了陈安众的脾性,私下调侃他“只听只笑,其实想要”。

多名官员表示,对于低俗玩笑,领导不仅开不得,也不应笑,并应该坚决抵制,这也有助于形成机关良好文化氛围。

建国后,在一次北京饭店的舞会上,向来温文尔雅的周恩来就罕见动怒。在舞会现场,周恩来见个别领导语言行为轻佻,当众拂袖而去。周恩来的卫士紧跟着出去,在拿大衣时把压在上面的别人的一件衣物弄掉到地上了。

周恩来借题发挥,斥道:“你是怎么搞的?这是不尊重人,是不礼貌,不文明!”所有人都明白,周恩来的那些话,是说给舞场上的那名领导听的。

早年在上海时,时任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也是个喜欢讲低俗段子的人,但唯独在周恩来面前不会乱说。顾顺章明白,以周恩来的品行操守,对他讲的那些东西十分反感。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